行業動態
為什么那么多O2O都死了,外賣和打車還活著?其實他們是應該死的
2019-12-18
近來看到新聞說,很多O2O都死了,其實他們是應該死的,如果他們不死,那么就不符合自然界的發展規律了。

他們為什么會死呢?是因為他們太聰明了。這些創業者都以為能和滴滴、美團一樣,只要拉來投資燒燒錢,就能估值上百億,就能成功,他們太聰明了,可是現實卻不是這樣的,即使他們能燒的和滴滴、美團一樣的錢,他們照樣還是會失敗,他們的失敗不是因為沒有錢,不是因為創業者不夠努力,不是因為他們不會創業,他們的失敗是因為項目不行。

為什么說項目不行?這個主要是看項目本身的出發點對用戶沒有價值,現在很多媒體把它稱為“剛需”,不過在我看來不是剛需的問題,而是是不是常態的問題,吃喝拉撒是剛需,而打車和外賣不是剛需,是常態需求,一個用戶可以不打車,但是不能不吃飯,所以說吃喝拉撒是剛需,而外賣和打車是常態需求,而打車和外賣能繼續下去是滿足了人類的常態需求。

什么是常態需求,就是這個需求在一個人生活中所占的比重,比如除了真正的剛需吃喝拉撒之外,出行就是用戶生活中占比很常態的需求,除了打車之外,還有坐火車、飛機、公交車、步行等很多需求,其中占比的需求步行是位的,任何人從出生到學會走路都是在步行,步行在出行需求中占比的份額,其次是公交車,再接著是打車,再接著是火車,后是飛機,甚至未來的飛船,隨著出行工具的速度變化和發展,整個人類群體的需求變化是下降的,也就是說一個人的出行需求中,步行的次數多,接著是公交車,再接著是打車,然后是火車,后是飛機,很多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坐過飛機,坐過火車,但是不可能一輩子沒有打過車,所以打車是一個非常常態的需求,或者說打車這個需求在人類出行中占著比較高的份額。

但是眼下的很多O2O項目需求都不是常態需求,比如,上門做指甲,回家吃飯……這些需求都不是常態需求,只是偶爾需求,我們可以在馬路邊隨機抽查1000個人進行調查,在過去成長的時間里,有沒有做過,有沒有喊過上面做美甲,我們可以仔細思考一下,可以說人都不會有這樣的經歷,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這樣的需求不是我們的常態需求。其次就是觀念的問題,中國這個社會目前的主流人群是70后,80后,90后,這些人群相對來說比較保守,找個人上面幫你按摩,很多人都不會這么多。

比如說我近看到的一個項目,叫回家吃飯,它的作用就是你下班了沒有飯吃,可以通過App付費到附近的某個陌生人家里吃飯,它的需求主要是解決年輕人上班忙沒有時間做飯,而一些年齡大的退休老人,在家做飯又沒有人吃,同時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現實卻不是這樣。

首先,上陌生人家里吃飯,不是人類群體的常態需求,因為主流人群中吃飯頻率的地方還是在家里吃飯,接著是飯店,后才是朋友家,至于付錢到陌生人家里吃飯,估計人都沒有過。其次,這個需求違背了馬斯洛需求中的安全需求和信任需求,陌生人總是不信任的,何況到一個陌生人家里吃飯,即使是很熟悉的朋友,能高頻率在一塊吃飯的又有多少呢?后是整個人類群體的習慣,目前中國大部分主流人群還是70后,80后,90后,受中國儒家文化的影響,到一個陌生人家里吃飯,大家還是不習慣的。另外和他們的推廣人員聊過,他們的想法是想顛覆飯店,飯店的這種形式在中國發展了好幾千年,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顛覆的,所以這樣的項目很難成功,即使他們很有錢,不停的地推,不停的在地鐵上做廣告,也是很難成功。

現在的很多O2O違背了這些習慣和常態需求,所以必定失敗。那么為什么打車和外賣卻火了?其實他們的火,不是因為他們改變了人類的常態需求,而是優化了人類的常態需求,并把這些需求互聯網化了。

我們可以仔細思考一下,打車出行是人類本來就有的常態需求,沒有打車軟件時,我們打車是路邊招手或者電話叫車,打完車結束的時候使用現金支付。但是現在打車呢?通過App叫車,可以看到周邊車的位置,同時可以等著車到了身邊,再上車,優化了我們的時間安排,同時,避免了付錢的找零問題。所以說App打車并沒有改變我們的出行中的常態需求,只是通過互聯網的功能,優化了出行的方式。

具體優化了哪些呢?我可以列一下:

1.偏遠地區到的車的問題,在過去到偏遠的地方幾乎沒有出租車可以打。

2. 打車的時候遇到的拒載問題,通過App打車拒載降低了很多,過去拒載只能投訴,而且不管用。

3. 打車費用高的問題,過去的打車費用越來越高,App打車降低了費用,如滴滴快車、Uber。

4. 找零錢問題,遇到沒有零錢找,真是痛苦的事情。

5. 物品丟失問題,過去打車東西丟了,不要是找不回來的,現在能知道司機的聯系方式可以找到。

6. 時間等待問題,過去打車在路邊招手,不知道啥時候能打到車,可能很快打到車,可能等半個小時都打不到。

7.還可能其他方面的問題。

所以說滴滴打車的火爆,不是因為他燒錢燒成功的,而且因為這個項目押對了領域,滴滴打車和UBer并沒有顛覆傳統的打車這個出行方式,只是通過移動互聯網的定位、支付等功能優化了打車的體驗。同理,外賣也一樣,過去叫外賣的方式和叫車的方式類似,電話叫外賣,見面付現金,而餓了么、美團等通過移動互聯網的功能,優化了叫外賣的方式,所以獲得了成功。

其實在當下的很多O2O項目中,只有一部分項目是能成功的,另外大部分項目都是失敗的,只有項目符合了整個群體社會中50%的人類需求,才有可能成功,而反觀哪些必定失敗的項目,這些項目往往都是個人需求的放大版,而不是群體需求,也就是說現在很多創業者把自己的需求放大后當成群體的需求來進行創業,那么都是必定失敗的,創業是一件非常 理智的事情,容不得個人的主動需求,只有理智的認識到整個群體的需求,去滿足群體或者優化群體的需求,才有可能成功。
{ganrao}